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云轩

花开一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因为年轻所以快乐,因为困惑所以探索, 因为平凡所以执着,因为选择所以喜欢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穆斯林的葬礼》之泪洒穆斯林(一)  

2007-03-07 11:54:02|  分类: 心情驿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当我含泪再次读完《穆斯林的葬礼》,我感觉象是故地重游,我和他们像是老朋友又一次照面,又一次相拥而泣,听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……

    夜里,我躲在被子中,心就要碎了,你甚至能听到我的心哭出来的声音,我用所有的力量掩盖我的哭声,却始终不能藏起那份悲伤。真的,就像作者说的那样:“我已经舍不得和我的人物分开。当我把他们一个一个地送离人间的时候,我被生离死别折磨得痛彻肺腑。”心真的好痛。

    一个穆斯林家族,六十年间的兴衰,三代人命运的沉浮,两个发生在不同时代,有着不同内容却又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。要从哪里开始讲述呢?眼泪让我不断抽泣着,人物的悲惨命运让我变得没有主意,只记得流泪了。

    有时我在想宗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信仰又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它会让人那么执着。我不信仰宗教,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懂它对人们阐述的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,应该很美好吧,美好的无意中促使了他们的不幸,美好的让我误以为他们是迂腐的,在宗教的氛围中,它给了人们太多的困惑,让我这个教外人更是不求其解。当两种文化产生碰撞时,我们期待的又将是什么呢?

  六十年,是长还是短?奇珍斋经历了几次兴亡的洗礼,奇珍斋主人们的生活就像在海浪上挣扎的船只,漂浮不定,在海面上不停地翻滚。没有人可以驾驭风暴,没有人可以摆渡船只,在那个社会,在那个时代,我以一种迷惑的眼光审视着从身边经过的每个人,我看不清那些伪善的面孔。社会的动荡,人心的冷漠,让那座以玉闻名的“奇珍斋”最终走向衰亡,守玉人不在了,玉还有什么价值呢?

  价值?能有多少价值呢?什么才是最有价的?是情。亲情、爱情、友情。然而,当这些从人们的心中一件件被搬开的时候,那种痛是我这个丫头不能体会的。韩子奇与梁君壁之间有爱吗?君壁之父梁亦清为玉而死,韩子奇娶了君壁,这个徒弟像儿子一样撑起了危难之中的奇珍斋。是爱情吗?也许是恩情。韩子奇与梁冰玉之间有爱吗?为了守住玉,不让它毁在战争中,韩子奇将玉带到伦敦,当战争走近伦敦,这对受难中的师兄妹结合了,在外漂泊的十年中,他们互相支持着,深爱着,在感激真主的时候他们也应感激彼此。韩新月与楚雁潮呢?真的要说他们出生在错误的年代,当爱情赤祼祼地摆在他们的面前时,新月面临的却是生命即将走到尽头。什么是痛苦?亲眼看着心爱的人倒在自己眼前而束手无策,没有一点点办法挽救她,有比这还痛苦的吗?最后一眼,最后一眼,新月没有等到在路上飞奔的楚雁潮,对她,对楚雁潮又是何等遗憾!但爱情,总是苦的,让喉咙也抱在一起哭了,那一刻,整个世界无声了……

  一个时代造就了一辈人,一个社会创造了一种文化,只怪封建社会的残酷,女人总在诉说着地位的卑贱,男人总是一脸的大是大非,悲剧,真正的悲剧不是让你哭得止不住眼泪,而是让你的心装满碎玻璃,片片扎的心默默流血,又说不出它带来的痛。历史终究是历史,后辈人又怎么说得清呢?历史的车轮不停地转动,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只是同样的悲剧不要再上演,同样的人物不要再出现,同样的心碎不要再尝试。

  那一夜我无眠,窗外响着雨淅沥的声音,我在听,我在感受,当雨触碰到身体最脆弱的那根神经时,我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